|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陸 | 注冊 | 訂閱
未完成

羅漢堂陳龍:要抓住消費、技術和全球化的“新三駕馬車”

2019-12-10 19:29 | 作者: 崔鵬,劉宇翔

輪播圖-創新大課-陳龍3

雖然大環境不確定因素很多,但企業家不應該只看到風險,還應該看到風險背后的機遇,企業家的價值之一就是在不確定性中去解決社會問題。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崔鵬

編輯|劉宇翔

圖片來源|中企圖庫

12月8日-9日,由《中國企業家》雜志社主辦的2019(第十八屆)中國企業領袖年會在北京盛大舉行。本屆年會以“決勝2020”為主題,董明珠劉永好陳東升、王石、宋志平宗慶后等上百位企業領袖齊聚一堂,上千位行業領軍者到場。

在會議現場,羅漢堂秘書長、湖畔大學執行教育長陳龍發表演講,談及國內外經濟形勢的新變化,國內企業家如何應對國際貿易摩擦,如何面對驅動經濟的“新三駕馬車”,并在不確定性中尋找更多機會等話題。

陳龍認為,經濟放緩當中蘊含著轉型的風險和機會,整個社會已經習慣了國家GDP增速在10%以上,當增長率放緩的時候,收入增長會變慢,但開支增長不會同步變慢,尤其是債務成本沒有下降,很多企業甚至地方因此可能出現問題。

所以,在經濟增速放緩的背景下,“我們應該降低期望值”,接受GDP增長率低于6%甚至往5%走的情況,正確認識消費和服務主導、市場和創新主導的經濟新變化。

雖然大環境不確定因素很多,但企業家不應該只看到風險,還應該看到風險背后的機遇,企業家的價值之一就是在不確定性中去解決社會問題。

“最大的風險,是錯過機會”,想要抓住機遇,必須依靠消費、技術和全球化,它們被陳龍看做驅動經濟的“新三駕馬車”。

近年來消費最重要的兩個趨勢是升級和分級。一、二線城市的中產用戶已經開始關注價格不貴的奢侈品,而三、四線城市最黃金的地段,更常見的是一些國產品牌。在陳龍看來,“消費的分級和升級是兩種事情,很難用同一種模式去做”。

除了消費驅動,技術驅動同樣不容忽視,尤其是數字技術在各行業內的普及。陳龍認為,智能制造不只是企業工具、效能層面的提高,更是商業模式的巨大改變。數字技術根本改變了消費者的信息來源、信任體系以及做消費決策的方式,同時讓生產者越來越智能化,優質品牌的工廠跟消費者形成C2B關系。

陳龍用數據舉例稱,中國200億美金的企業絕大部分都是技術驅動型的企業,這個時代變得越來越快,技術也變得越來越重要,最終將改變整個商業模式,所以企業家必須擁抱這樣的變化。

中國制造近年來在全球范圍內形成良好口碑,但陳龍說,中國企業已經學會去做全球貿易,不過中國真正全球化的企業還非常少,“我相信今后20年中,中國會出現一大批真正全球化的企業和品牌”。

當下國內企業需要認真考慮的,是社會責任話題。這被陳龍認為是很多企業必須面對的時代新課題,現在的消費者,不但會選擇企業的商品,“還會選擇你是誰,你的靈魂是誰”,所以企業社會責任和文化將成為越來越重要的事情。

輪播圖-創新大課-陳龍2

以下為陳龍在《中國企業家》雜志社主辦的2019(第十八屆)中國企業領袖年會的演講內容節選

到年底,大家都很喜歡想明年會發生什么,國際貿易的摩擦不知道會持續多長時間,國內經濟學家們辯論最熱的話題是經濟增長率會不會破6(6%),今年,很多企業家感受到業務越來越難做了。

企業家的價值在于解決社會問題

有人說不確定性是這個時代最確定的特征,馬云說企業家最大的能力是應對和駕馭不確定性。在這樣多變不定、模糊的世界,我希望大家不只是看到它的風險,還看到機遇,因為我相信企業家的價值是在不確定性中去解決社會問題。

從宏觀來看,歐洲很多國家以及日本,它們的利率是負的,大概有16萬億美金的負利率債券,16萬億美金是非常多的,可以比較的是,中國GDP的總量不超過14萬億美金。

負利率,也就是說有很多的投資者不愿意投資,也不愿意要回報,他們可以出錢讓人去管理他們的錢,這種情況主要發生在歐美。

負利率意味著什么?

首先,意味著貨幣政策非常寬松,利率幾乎到負,錢會很多。第二意味著這些國家的消費增長非常乏力,否則大家會花錢去買東西,而且這些國家沒有通脹,因為不買東西所以價格漲不上去,也沒有投資。大家不愿意借錢,還把錢放著讓人管理,沒有利息收入也OK。

這就是歐洲和日本的現狀,這些區域現在最重要的是對未來沒有信心,所以消費和投資都非常乏力。美國在過去六七十年中大概有十次經濟衰退,每次衰退前大概一年左右,會出現長期利率會比短期利率低的情況。從經濟學理論上說,因為大家對長期不看好,不愿意借長期的錢,所以長期利率就會很低。

另外,過去幾百年,從歐洲的地理大發現開始,所有積極參與國際貿易和規則的國家,都成為了全世界最一流的國家,所以國際貿易非常重要。

現在的貿易摩擦,本質上不僅是世界經濟秩序的重構,也是新一代全球化的開啟和它帶來的陣痛。人們已經不提“四小龍”這個詞了,因為它們的增長速度已經不快。現在經濟增長最快的地方,是亞洲、非洲、東南亞、南亞、非洲這樣的地方,中國的GDP增速已經不是最快的。

我們要更多參與規則和基礎設施的構建,比如說阿里巴巴,馬云在2016年提出了eWTP,這樣一個全球電子交易平臺的思路,希望在通關的政策、稅收的政策上能夠保障小微企業的跨境貿易。

阿里巴巴在做國際化的時候,會有技術和模式的輸出,賦能當地企業的成長,我們會參與貿易規則的制定,去幫助各個國家構建商業的基礎設施。

我覺得中國制造現在已經很厲害,中國企業已經學會去做全球貿易。但是中國真正全球化的企業還非常少。我相信今后20年中,中國會出現一大批真正全球化的企業和品牌。

第二個我想分享的是經濟增長放緩情況下的消費和技術驅動話題。我們的負債對GDP的比率,在08年以前是一直往上走的,之后它們就分道揚鑣了,負債率越來越高,經濟增長越來越放緩。

這說明中國的經濟增長正在進入新的階段,我們需要調整自己的預期。

增速放緩不代表沒有機會 

如果放眼全世界,無論早期的增長有多快,一個國家的人均GDP超過一萬美金之后,沒有哪個國家在隨后十年的經濟增長率會超過5%。

德國、日本、韓國、新加坡這些已經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國家,平均GDP增長率在隨后十年也不會超過4.5%。國家的工業化到一個程度,它的增長模式和增長率也會改變,我們必須調節對經濟增長的預期。

這個新模式會有幾大改變,第一是消費和服務主導,從原來的投資資源驅動變成更市場化的消費和服務主導模式。第二是投資本身從資源主導變成創新主導。

所以我們必須接受GDP的增長率會低于6%。經濟會越來越由消費和服務主導、市場和創新主導。

很多企業不明白這個道理,經濟放緩有一個轉型的風險,這個風險是什么?

就是我們已經習慣了經濟增長10%以上,當它增長率放緩時,收入的增長會越來越慢。但是我們開支的增長不一定很慢,尤其是債務成本沒有下來,很多企業甚至地方可能出問題。所以現在討論的城投債問題、去年的股權質押問題,包括最近P2P逾期的問題,它們本質上都是因為,收入增長放慢以后負債成本沒有降低,一些企業會出事,這是我們必須關注的風險。

國家也在做很多努力,推動市場化的改變,其中最重要的是給官員和企業家信心,能夠營造更加市場化、創新主導的環境,只有這樣,中國才有希望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消費、技術和全球化

是驅動經濟的“新三駕馬車” 

這個時代會更加消費主導。其實消費首先是分級的,其次才是升級。比如說,與韓國、日本和美國相比,中國娛樂和健康的投入還是比較低的,美國大概會有一半的開支投在娛樂和健康里,所以這些是消費升級的未來。

消費升級對企業是一個巨大的機會,也是巨大的挑戰。產品升級往健康和高品質的方向走,消費者越來越喜歡不貴的奢侈品,或者便宜、質量好的東西。

消費是升級的,也是分級的。在座的女企業家都會買戴森,它也造就了英國首富。但是三、四線城市最黃金的地段,最牛的品牌是海瀾之家、紅豆股份(這些)。所以消費一直是分級的,然后才是升級的,這是兩種事情,很難用同一種模式去做。

另外,下沉市場也是一個巨大的未來,今年雙十一我們發現三、四、五、六線城市的參與人數和消費金額,增長率都超過了一、二線城市。絕大部分增長在今后二十年里將來自下沉市場,這是非常重要的一個趨勢。

同時,90后也在崛起,今年雙十一90后成為最重要的消費力量,這批90后是沒有窮過、沒有受過“傷”的消費者,他們喜歡的東西、趣味和消費習慣跟以前非常不同,對企業來說這是很大的挑戰和機遇。

上面講的是消費驅動,最后我想講技術驅動。很多人說這是AI的時代、5G的時代、區塊鏈的時代,但它們加在一起都是數字技術。

數字技術根本性的改變了三個東西:連接,智慧,以及信任。

從互聯網到物聯網和IoT,改變了人和物之間所有的連接,把它們變成了網狀,所以第一個是連接的改變。第二個是數據,數據、算力和算法根本性地改變了我們的決策能力,商業的智能化極大提高。第三,無論是數據還是區塊鏈,都在改變我們的信任體系。

商業社會靠的是人們之間的信任,通過連接發生關系,然后進行更聰明的商業決策。當這三個東西改變,對商業是底層根本性的改變。

數字時代開始是以人為核心的,從媒體到電商、到社交到線下的出行,產生了很多的新企業和機會,再往后走是產業互聯網。

智能制造不僅僅指一個企業的效率越來越高,不只是工具和效能層面的提高,更是商業模式的巨大改變,連接和效能提高是同時發生的。

首先,數字技術根本改變了消費者信息的來源、信任體系以及做消費決策的方式。比如在淘寶上,所有的貨物、企業以及行為到物流都是可以打分的,消費者是數據的生產者,同時是數據的使用者。

消費者改變了信息的來源,他們自己制造信息,這個又反過來影響消費決策,消費者也構建了自己的信任體系。比如說云集的社交電商模式,它們讓消費者成為銷售者,消費者的身份改變了,信息改變了,決策改變了,最后身份也變了。

另外一個改變是讓生產者越來越智能化,優質品牌的工廠跟消費者逐漸形成C2B關系。

最大的風險,是錯過機會

技術把這個社會變得越來越平民化。歐洲、美國現在稱之為“民粹主義”,很多人對大公司反感,對富人反感。這是一個長期趨勢,技術只會讓它越來越明顯。

這種趨勢會改變企業,因為企業已經跟民眾連接在一起,所以這個時代的企業,不約而同地開始說社會責任。消費者不但選擇你的商品,還會選擇你是誰,你的靈魂是誰,所以企業社會責任和文化將越來越重要。

阿里巴巴很早以前就講“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一直在倡導用戶第一、員工第二、股東第三。最近美國兩百多個企業的領導有個聯合聲明,說未來一定是用戶第一,股東是最后一個,這就是技術帶來的企業文化改變。

過去的40年是中國改革開放、民營企業的40年,但很多民營企業的風光往往只有幾年,因為它的驅動力一直在改變。

中國200億美金的企業絕大部分都是技術驅動型的企業。這個時代變得越來越快,技術變得越來越重要,它正在改變我們的商業模式,所以企業家必須擁抱這樣的變化。

一百年以前,世界也正在被重構,當時沒有固定的國際秩序,歐洲提出了國家聯盟,也就是聯合國的前身,被美國拒絕。當時的美國只管自己的事情,世界上有不同的國家在崛起,比如德國、意大利,墨索里尼要求改變凡爾賽公約。所以世界秩序很亂,也有很多貿易摩擦。

管理大師德魯克講,所有的經濟活動從本質上說都是非常冒險的,拒絕明天才是最大的風險,只是捍衛昨天是不夠的,所以企業家做的事情就是在不定性中去尋找機會,擁抱明天。

我覺得企業家本質上就是在不定性中去解決社會問題,為社會創造價值,這是它的意義所在。可以說不確定性越大,企業家的機會也越大,所以我們會有很多這樣的機會。

世界正變得越來越快、不定、多變、模糊,在這樣的世界里,中國人面對的新常態,是消費、技術和全球化成為中國經濟的新三駕馬車,我們在這里尋找自己的機會。

我們可以感受到很多問題,經濟增長在放緩,很多企業虧錢,商業模式被技術改變,所以這是一個很糟糕的時代。

但中國仍然有全世界最大的消費者市場,有消費、技術和全球化帶來的機遇,所以換一個角度來說,這個可能是一個最壞的時代,但也可能是一個最好的時代。

 

。END 。

制作:武昭含  校對:張格格  審校:陳睿雅

微信圖片_20191208165748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轉貼到開心網 分享到QQ空間

專欄

何振紅

《中國企業家》雜志社社長

馬吉英

《中國企業家》高級記者,關注汽車、...

周夫榮

《中國企業家》記者

江苏十一选五手机版 山西十一选五前三走势图 今日3d专家预测号码 qq骰子玩法大全图 内蒙古11选5玩法 东商期货配资 时时彩龙虎和购买软件 好运彩3 上证指数吧 东方财富网 秒速赛车五码免费计划 15选5杀号精确科学 云南11选5必赢打法 江西多乐彩11选五 明日股市行情大盘预测 贵州十一选五手机客户端下载 极速赛车开奖历史记录 股票名称一览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