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陸 | 注冊 | 訂閱
未完成

硬科技賽道機會爆發,導火索是什么?

2019-12-11 17:56 | 作者: 李碧雯,馬吉英

輪播圖-科創板重燃硬科技

國內的科創板是一個爆發的引子,引發整個中國創業團隊和賽道往硬核科技方面傾斜。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李碧雯

編輯|馬吉英

圖片來源|中企圖庫

讓舒騁沒有想到的是,他畢業20年后的今天,AI、硬科技已經取代消費互聯網,成為創業圈、投資圈的熱門詞。

舒騁是隨銳科技創始人兼CEO。1999年他拿到碩士學位,答辯結束那天中午,導師對他說,你出去找工作不要講你是學人工智能的,要講你是學應用的,因為學人工智能的人沒有企業要。“我們那時候很郁悶,因為那時候學人工智能就是空對空,沒有產業基礎,芯片的算力不夠,算法的層次不夠,最重要的是大數據的訓練能力不夠。”舒騁說。

20年后,AI技術在國內如火如荼,國際經濟政治形勢變化所帶來的芯片進口替代機會,以及科創板的推行,都將為硬科技企業帶來發展機會。舒騁所在的隨銳科技也正在接受科創板輔導。“我們認為中國的芯片設計企業,更應該專注在點上突破,再形成面上的拉動,才能在進口替代大背景下,獲得更有利的站位和市場,同時用好科創板的歷史機遇。”聚辰半導體董事長陳作濤表示。

12月9日,在由《中國企業家》雜志社主辦的2019(第十八屆)中國企業領袖年會上,投資人和創業者圍繞“科創板重燃硬科技”主題進行了討論。

硬科技投資的最優方程解

實際上,硅谷的風險投資從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剛成立的時候,專注的是硬科技。而中國風險投資早期也走的類似路線。只不過相對于當時消費互聯網的巨大投資機會和回報,在硬科技領域,當時并沒有獲得太豐厚的回報。信中利資本集團董事長汪潮涌介紹稱,中國早期投半導體的機構,回報并不好。包括美國這些年做半導體設備、光刻機這些領域的公司,它們的技術在全球已經很強了,中國想追趕和復制,可能是要求國家級大型集成電路基金來承擔,市場化的VC是投不起的。

輪播圖-汪潮涌

信中利資本集團董事長汪潮涌。

此外,由于包括半導體在內的硬核科技領域研發時間長,需要長期的資本支持,這樣的投資項目與美元基金的投資人或者自有資金的投資人更為匹配。

陳宏是漢能投資集團董事長。他提到自己的一個朋友,將之前賺的錢都投資在了軟件上,投資了很多年,最近一些企業已經在科創板上市了。陳宏認為,對于人民幣基金來說,的確需要改變心態,“資本只有長期有耐心才能真正摘到勝利的果實。”

輪播圖-陳宏

漢能投資集團董事長陳宏。

陳作濤在2013年就開始關注集成電路行業,并在一個偶然的機會接觸到了聚辰半導體這家公司。聚辰半導體做的是一個更小的、可插入多次的存儲芯片。當時他觀察到的一個現象是,這個行業正處于應用的爆發點,但是公司基本上是技術大拿在做事,對資本市場的理解不準確,造成了這家公司后面有很多分散的股東,而股東的需求和團隊的做法不完全吻合的時候會產生很多的分歧。

2015年,陳作濤通過買老股的方式控股了聚辰半導體,把原來團隊的職業身份變成了創業身份,給團隊做了20%的股權激勵。過去的三年,這家公司每年以40%-50%的比例在增長。

在舒騁看來,目前做操作系統和基礎通用芯片的打法跟20年前的打法相比,90%的套路已經不一樣了,但是10%的核心依舊是一樣的,即面向市場和面向底層的東西做兼容,而不是完全做新東西去取代它。

而操作系統和底層芯片是孿生兄弟,像Wintel聯盟結盟已經40多年了,它們還在如火如荼地發展。

但是作為一家年銷售額近10億元的創業公司創始人,舒騁清楚不太可能做底層科技這樣的產品,“這是很現實的”。他選擇了通過投資的方式進入該領域。

隨銳科技背后的投資人既包括中國移動、中國電信這樣的國有企業,也包括富士康這類的私人企業,這些公司建立了一個基于通信云和人工智能布局的產業基金,可以選一些合適的項目進行投資布局,打造生態聯盟。

進口替代的新機會

今年以來,不少投資機構專門設立了芯片投資組。這一變化背后的原因在于,他們希望抓住國際經濟政治環境的變化所帶來的芯片進口替代的投資機會。

陳宏在跟業內人士交流時,發現大家有一個共識,中美貿易摩擦有可能變成技術戰,這有可能使得世界技術分成不同的流派,這其中實際上蘊藏著很多投資機會。

來自海關總署的數據,集成電路為中國最大的進口商品,2018年進口規模在2.05萬億元,占總進口的14.6%。

輪播圖-陳作濤

聚辰半導體董事長陳作濤。

陳作濤認為,只有全球細分市場的頭部企業才能夠在進口替代的市場上獲得機會,這對企業的未來發展可能是一個歷史性的機遇。“中國的芯片設計企業,更應該專注,在點上突破,再形成面上的拉動,才有可能在進口替代大背景下,獲得更有利的站位和市場,用好科創板的歷史機遇,抓住進口替代的市場機遇。”陳作濤總結道。

對于既有國際市場又有國內市場的藍胖子機器人來說,國際環境的變化對公司的發展有利有弊。“弊端就是,國際經濟形勢的變化有可能引發供應鏈的重整,使所有的經濟體系都會變得非常慢。但是有一個很大的好處在于,在美國的華人人才都開始往中國回流。這方面其實跟當年互聯網剛起來時是一樣的。中國的科技創新、研發創新還是在于人才的支撐。這一方面我覺得是非常有利的,我現在招人回國的話,比之前要簡單很多。” 藍胖子機器人聯合創始人、CEO鄧小白分析稱。

輪播圖-鄧小白

藍胖子機器人聯合創始人、CEO鄧小白。

對于投資機構來說,過去投資消費互聯網的那一套方法并不完全適用于硬科技領域的投資。硬科技領域比較難懂,為了適應行業變化,陳宏介紹稱,漢能資本專門成立了半導體投資組和企業服務投資組,深度扎根細分領域。陳宏認為,未來的投資,對技術背景的理解會變得越來越重要。

此外,投資標準上,硬科技領域和消費互聯網領域同樣都重視對人的考察,但是硬科技領域對人的要求更高。

汪潮涌認為,硬科技領域團隊,既要非常專注產品研發,同時也需要有后邊的市場開拓團隊來尋找應用市場。“比如說在AI領域,市場能驅動公司的成長。”

科創板推動硬科技發展

舒騁判斷,國內的科創板是一個爆發的引子,引發整個中國創業團隊和賽道往硬核科技方面傾斜。“未來硬核科技中,一定是科學家主導和工程師主導的賽道。”舒騁稱。目前優刻得、中微半導體已經在科創板上市,聚辰半導體也馬上要在科創板上市,隨銳科技等更多硬科技公司正準備在科創板上市。

微信圖片_20191211175058

隨銳科技創始人兼CEO舒騁。

實際上,推行科創板并實現注冊制對于硬核科技公司未來的資本運作也帶來了便利。

陳宏觀察到,過去大型的硬科技企業一部分是通過并購的方式發展壯大的,其主要原因在于,一個很厲害的科學家做了很好的產品,但是可能銷售能力很弱,只能賣給幾家公司。但大型公司可以將這些技術公司買下來,迅速把營業額從1000萬放大到1億、10億。思科、Oracle等很多科技企業曾有過這樣的并購整合交易。

科創板目前已經出現了企業并購交易,未來隨著注冊制度的推行,將為硬核科技的發展提供更好的投資并購平臺,以推動硬科技企業發展。

此外,今年10月,允許符合國家戰略的高新技術產業和戰略性新興產業相關資產在創業板重組上市的政策,也將為科創企業和資本市場對接帶來更多通道。

“目前的政策環境、監管環境,都是朝著有利于科創企業與資本相結合、共同推動中國科技創新的趨勢去走。我們非常看好未來。”汪潮涌總結稱。

 

。END 。

制作:全莉   審校:高歡歡

 

微信圖片_20191208165748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轉貼到開心網 分享到QQ空間

專欄

何振紅

《中國企業家》雜志社社長

馬吉英

《中國企業家》高級記者,關注汽車、...

周夫榮

《中國企業家》記者

江苏十一选五手机版 辽宁11选5预测 黑桃棋牌app官网下载 湖北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黑龙江36选7前100期 正规问卷调查赚钱网 福建快三遗漏和值走势图带连线 华东15选5开奖走势图 欢乐真人麻将下载 北京pc蛋蛋28开奖官网 宁夏11选5开奖时间 福彩 东京热n0210磁力 浙江11选5什么时候开始 香港6合宝典旧版 遇乐棋牌苹果下载 广西快三直播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