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陸 | 注冊 | 訂閱
未完成

4G換5G關口,智能手機如何搶回“失去的一個月”

2020-03-05 16:20 | 作者: 梁睿瑤,李薇

image.png

對智能手機產業鏈的參與者來說,時間就是生命,錯過這一季很可能就失敗了。但零部件多集中在中日韓三國生產的現狀,令全球手機廠商都不容樂觀。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梁睿瑤

編輯|李薇

頭圖攝影|曾靖

“我壓的貨并不多,但是春節只賣了三分之一不到。”手機經銷商孫兆有些慶幸。2019年底,他的進貨主要為5G手機,但是5G的貨量和銷量都沒有爆發,他還進了部分4G手機來增加銷量。

2019年,手機行業沒有迎來預期的換機潮,研究機構IDC統計的全年全球智能手機出貨量為13.71億臺,同比下滑2.3%,另一家機構Canalys的統計數據中,全球出貨量下降幅度更是高達7%。銷量更是下滑嚴重。2019年第四季度,中國市場的智能手機銷量為8530萬臺,同比下降了15%。

這意味著,經銷商手中積壓了不少庫存。在4G轉5G的關口,這批存著大量4G手機的經銷商,正等著在春節期間清理庫存。

孫兆的2019年本來就很不容易。他被所謂的行業寒冬折騰得很沒有信心,部分門店開始轉型賣家居用品,也沒有為傳統的春節銷售旺季加大備貨,只求能清剩余的4G手機庫存。令孫兆后怕的是,這個佛系的選擇,讓他逃過了疫情期的庫存泥淖。

根據研究機構Strategy Analytics統計,若是疫情在3月得到控制,2020年全球智能手機出貨量會比預期減少2%,中國市場出貨量比預期減少5%。IDC亞太地區分析師Will Wong預計,第一季度中國國內市場將同比下降近40%,即使3月份可能出現復蘇,但仍難以達到去年的水平。以2019年一季度的8800萬臺銷量計算,2020年一季度的銷量預計僅為5000萬臺。這意味著,積壓在經銷商等渠道的庫存數字在3000萬臺左右。

“最怕堆貨,一旦過季只能折扣賣,肯定虧本。”孫兆告訴《中國企業家》,“如果是5G手機,還可以打折,跟未來新推出的10多款5G手機競爭,但是4G手機錯過了春節清貨,越到后面越出不了,最終只能砸在自己手上。”孫兆店里每臺手機的利潤大多在300~400元,除去店面租金、人員工資、日常費用等開銷,盈利遠比不上往年,一旦折扣太多,就會虧本。

目前,小米已經推出旗艦機小米10,OPPO和vivo陸續推出子系列新機,華為的P40系列也將在3月面世。

留給經銷商清理4G庫存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孫兆聽說了有同行資金鏈斷裂的消息,他所在的經銷商聯盟群里一直在討論,寒冬何時過去?但,現在誰也預測不了。

集體錯過重要的第一季度

“順豐包郵,無接觸送貨。”徐佳燕轉動著手中的手機,盡最大可能地展示功能,點擊發送,一個抖音視頻發出,她還特意保存視頻,在微信朋友圈又發了一次。

徐佳燕的OPPO手機門店在2月14日就已經開業,卷簾門半開著,這家位于廊坊通信街的門店里只有她一個人,其他店鋪不是沒有開業就是和她的店一樣,冷冷清清。

“這個時候能到店里買手機的顧客都是真愛。”徐佳燕苦笑。如果沒有疫情,這時的她應該拿到了OPPO在MWC發布的新機型,等著顧客上門咨詢,而抖音、拼多多和微信只不過是她覺得新潮而嘗試的渠道。

沒想到,這個春節之后,線上渠道成了唯一的銷售途徑。徐佳燕告訴《中國企業家》,從2月14日到2月月底這半個月,門店的業績遠不到預期,有好幾天甚至沒有開張,一天最多的下單量不超過10臺,而往年這個時候一天可以達到30臺,多的時候甚至上百臺。

作為店長,徐佳燕擔心的是業績和收入。往年春節是她新年第一個銷售小高峰。如今,她的店員困在老家,她每天除了聯系老顧客、送貨,就是在各種線上平臺上發布購買信息。

線下門店門可羅雀,擁有大量導購群體的OPPO告訴《中國企業家》,為了安撫一線人員,疫情防控期間,公司底薪和福利照發,給予一線導購每人1000元的補貼,其中湖北區域的補貼為2000元一人。

在中國市場,手機銷售有兩個高峰,第一個是五一假期,第二個是十一假期。按照手機廠商的籌劃,就是3月的春季新品發布是奔著5月的銷量競爭,9月的秋季新品發布則是盯著10月的銷量沖刺。

4G手機也是經銷商庫存里的一顆定時炸彈。5G手機一季度沒賣出去,可以二季度再推,但二季度之后,市場基本是5G的天下,若是沒能及時清貨4G手機,經銷商將損失慘重。

小米集團副總裁、中國區總裁盧偉冰表示,中國手機市場1月大約3000萬部,2月由于疫情原因,目前看市場大盤預計在1500萬以下,整個市場環比下滑50%以上。電商市場在整個疫情期間受物流配送影響也大,近期在快速回升,而線下市場受影響極大,約為70%~80%。

由于小米渠道以線上為主,所以盧偉冰坦陳,小米整體市場銷量也受到一定程度影響,但一定是幾家中受影響最小的。盧偉冰同時強調,拐點已到!

在中國智能手機市場經歷了集體崇拜互聯網模式,到反思純互聯網模式,再到線上線下雙管齊下的階段,整個智能手機線上銷量占總銷量的比例大概為28%,小米等品牌相對比例會高一些。以華為為例,2019年華為整體銷量超過2億臺,疫情影響一個月,即2000萬銷量。

對于銷售端,線上渠道不可能在短時間完全取代線下門店,可以預見的是,經歷了這次疫情,消費者將更多地通過在線渠道購買手機,線上銷量的份額將在2020年上半年大大增加,而這可能會帶來購買行為的永久性轉變。

和經銷商一樣,錯過一季度,手機廠商也只能全力以赴下半年的5G之爭。此刻的供應鏈,是手機廠商備戰5G的生命線。

供應鏈的焦慮

自2月24日起,硬件供應商鄭程合作的幾家代工廠陸續復工,他暫時松了一口氣。

鄭程原本打算2月7日復工,但是疫情的發展遠遠超出他的預期,代工廠無法如期開工,復工日期一拖再拖。與此同時,春節過后,手機廠商的新機發布計劃紛紛調整,原定節奏被疫情打亂,合作廠商開始頻頻催促鄭程交貨。

“老不復工,日子怎么過得下去?”鄭程能夠理解廠商的焦慮,他告訴《中國企業家》,供應鏈復工并非易事,代工廠大部分在珠三角地區,受疫情影響較小,員工尚能順利返工,但是復工率能到50%已經謝天謝地。不少上游廠商,比如零配件生產商等,集中在長三角、珠三角,也分散在包括武漢在內的中西部地區,復工需要更多時間去協調。

整個行業因為春節和疫情停滯了一個月,手機銷售一季度數據慘不忍睹。幸而2020年正處于5G換機潮節點,IDC分析認為,因為市場對于5G的關注,即便上半年智能手機出貨量會同比下降,全年出貨量依然會增長。

手機廠商盯著供應鏈,催著交貨,它們不敢再錯過今年任何節點。

巴塞羅那的MWC大會取消后,小米、華為、OPPO和vivo等手機廠商將發布會改為線上,試圖用5G新產品喚醒市場。2月13日,小米率先在線上發布旗艦機小米10;2月24日,索尼、realme和華為分別在線上發布5G新機Xperia、X50 Pro和折疊屏Mate Xs;2月25日,榮耀發布V30 Pro海外版,vivo子品牌iQOO發布5G旗艦機iQOO 3。

2月2日,華為表示,包括消費產品和運營商設備在內的產品生產已經恢復,業務正常運行,大部分已經恢復的生產業務在東莞。聯想集團在2月20日之前,已經陸續恢復了合肥、深圳、惠陽的工廠生產,不過員工回崗僅為50%。

聯想方面告訴《中國企業家》,聯想在春節前已經準備好了應對幾個星期的零部件供應需求,武漢和成都的工廠還在等當地政府最新指示,預計到3月,深圳和合肥兩個主要工廠可以分別恢復100%和70%的產能,預計最遲3月底,所有工廠恢復生產。

但是,供應鏈的壓力依然不減。

不同產線面臨的問題也不一樣。代工的產線并不需要太多工人,設計產線可以實現在家辦公、空中辦公,這都足以應對疫情。但是,芯片企業往往有很多涉密業務,考慮到安全和保密,員工無法在家辦公,生產上也面臨原材料短缺、物流成本上升、防控風險上升的難題。

2月,到崗率不如意已經成為供應鏈企業常態,更多公司已經把希望寄托在3月。小米公司創始人、CEO雷軍在小米10發布會透露,直到2月10日,很多工廠都不能恢復生產,小米10發布后的一兩周內,供貨都會很緊張。

“疫情有影響,就算只有10%,對整個行業都不是小數目。”鄭程認為,2月份本來也有一部分時間屬于春節的延續,所以影響還在可控范圍,他希望進入3月之后,除了湖北之外的供應鏈企業能逐漸恢復,“這樣我們還能夠在后面幾個月加緊把產能補回來。”

隨著代工廠的逐步復工,鄭程的壓力也隨之消解,他告訴《中國企業家》,在手機供應鏈上的企業,比如芯片廠商、配件廠商等等,對于工人的數量和要求沒有那么高,不會有富士康那樣緊迫的壓力,“他們真的是沒有人就不行了”。

復工的跨國難題

富士康恐怕沒有想到,2020年的開端,是一場費用高昂的復工。

鑒于疫情嚴重,深圳富士康曾發布公告,2月10日假期結束后,員工暫時不返廠。隨著疫情得到進一步控制,富士康高調宣布復工,甚至聘請鐘南山院士擔任集團防疫及復工總顧問。

目前,成都市富士康現已復工6萬人,最多時該園區有16.5萬員工;在負責生產iPhone 11等系列的富士康鄭州園區,為激勵老員工返廠,吸引新員工入職,復工獎金從3000元飛漲超5000元。不過媒體報道,在富士康鄭州園區的員工人數仍不及高峰期人數的十分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為了保證復工后的防疫工作,富士康等企業紛紛自產口罩。富士康旗下上市公司工業富聯2月7日發布《相關事項說明公告》稱,其生產的口罩優先用于富士康近百萬員工內部生產防疫保障,未來視情況積極對外支援輸出。截至3月1日,富士康龍華科技園園區已累計交貨400萬只口罩。

TMT領域獨立分析師付亮告訴《中國企業家》,富士康已經壓了不少訂單,一些國際訂單已經過期,必須盡早復工化解這些訂單。

受復工難影響,富士康調低了年度營收,降低幅度預計達到1%~3%。不過,2月20日,富士康發布公告稱,其海外廠區,包括越南、印度、墨西哥等地營運仍持續滿載,部分擴產計劃也正常進行中。

在付亮看來,海外工廠并不能緩解中國工廠的產能危機。富士康的核心競爭力,便是形成一個整體的代工體系,不管是電腦還是手機,都能快速形成生產力,并進行一定規模地生產。富士康廠區一度有10萬人的規模,這種規模放在中國大陸之外的地區,難以實現,也正是這種優勢,令富士康拿下了蘋果這一重要客戶。

產業鏈全球聯動,一場疫情暫停了中國制造,全球硬件公司很難獨善其身。

富士康在全球電子制造行業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富士康的復產狀況直接影響到全球科技領域。工業富聯在全球的服務器與儲存設備制造市場的產能占比超過40%,網絡設備制造市場的產能占比超過30%,電信設備制造市場的產能占比超過20%。

2月27日,蘋果CEO蒂姆·庫克在年度股東大會直言,新冠肺炎疫情已經對蘋果帶來挑戰。雖然,中國疫情得到進一步控制,蘋果在中國半數以上的門店被要求恢復營業,中國的辦公室和聯絡中心也重新開放。但是,疫情造成的供應限制和需求不振,已經令蘋果修改了月初制定的季度營收目標。而中國以外疫情的迅速發展,也再次給包括蘋果在內的所有全球化企業敲響了警鐘。

“蘋果在全球做供應鏈布局,它在印度布局的時候,富士康也緊隨過去,但是印度工廠主要生產低端的手機零部件。”付亮告訴《中國企業家》,全球手機廠商都面臨一個類似的問題,就是手機零部件生產中,中日韓三個國家的占比太高了。

以華為P30 Pro為例。日本研究機構Fomalhaut Techno Solutions曾對華為P30 Pro進行了拆解工作,分析報告顯示,華為P30 Pro由1631個元器件構成。其中,美企提供的僅有15個,占0.9%,成本59.36美元,占比16.3%;日企供應的零部件為869個,占比達到了53.2%,價值占比為23%;中國大陸企業提供80個組件,但價值占比最高,高達到38.1%;韓國企業提供了562個組件;中國臺灣企業提供了83個組件。

現實是,除了中國,日本、韓國的疫情情況也不樂觀。據路透社、韓國媒體報道,2月底,因一名員工確診新冠病毒肺炎,LG集團旗下的電子零件制造商LG Innotek將其位于韓國龜尾市的相機模組工廠關閉消毒,3月3日恢復生產。包括這家工廠在內,這座城市共有5家工廠與蘋果有合作。

“按中日韓三國現在的情況,很可能影響到零部件的批量生產,到時候即使富士康全面復產了,零部件的穩定供貨可能也難保證。”付亮擔心,產業鏈的復工是一個系統性復工,如果韓國和日本的疫情得不到有效控制,那么行業也會迎來下一波影響。

END 。

制作:崔允琰  校對:張格格  審校:高歡歡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轉貼到開心網 分享到QQ空間

專欄

何振紅

《中國企業家》雜志社社長

馬吉英

《中國企業家》高級記者,關注汽車、...

周夫榮

《中國企業家》記者

江苏十一选五手机版 手机麻将正版辅助器 麻生希番号 五星级黄色片 长春按摩会所哪里比较好 福彩3d nba灰熊vs网 腾讯麻将游戏 大唐棋牌麻将微信群 日本av女优是这样拍片子的 湖南幸运赛车 开拓者vs灰熊 全民南京麻将下载 全民红中麻将代理 冲田梨杏 ed2k无码番号 河北时时彩 桥本凉番号封面全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