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陸 | 注冊 | 訂閱
未完成

活法 | 原定融資延后,高管抵押房產,民宿創始人自述:不死掉是底線

2020-03-11 17:38 | 作者: 張弘,米娜

image.png

民宿遭遇兩難選擇:關店,虧損;開店,沒有客流,虧損更大。鄉伴民宿推出“白衣天使鄉野療愈”計劃,試圖在做公益的基礎上找到出路。

文 | 《中國企業家》記者  張弘

編輯 | 米娜

圖片來源 | 被訪者

疫情讓鄉伴文旅的線下民宿門店突然“停擺”,20家線下客房門店全部閉店停業。

1月21日,鄉伴文旅集團旗下門店宣布停業并發出“免費退改預訂”的通告,隨后客房服務中心的電話被打爆。“所有的退訂電話一下子涌上來,那幾天就像是在打仗一樣。”鄉伴文旅集團董事長朱勝萱粗略計算損失大概在500萬元左右,這占到全年收入的10%~15%。

同時他讓財務粗略測算了一下發現,以集團當時的現金流情況,最多只能支撐一個多月。加上鄉伴文旅集團的板塊包括設計、工程、運營,整個資金的需求口很大,“尤其是工程板塊,到春節前整個集團的現金流處于被完全掏空的狀態”。

鄉伴文旅創辦于2015年,定位為集設計研發、運營管理、精品民宿(原舍、理想村、綠樂園)于一體的鄉村文旅投資運營一站式服務商。2018年3月,鄉伴文旅獲得來自中青旅、IDG、紅杉資本聯合成立的中青旅紅奇基金的6350萬元A輪融資。

2020年春節后,鄉伴文旅與私募股權投資基金摯信資本旗下TBP Country Living Holdings(HK)Limited簽訂正式投資協議,引入2億元股本投資的B輪融資。但疫情發生時協議尚未正式簽署,鑒于種種不確定因素,朱勝萱決定采取多渠道應對,一方面推進融資和業務收款,另一方面積極和銀行溝通,以公司管理層的房產做抵押獲取貸款。

1月21日,朱勝萱開始嘗試與銀行溝通,鄉伴集團的幾個高管也快速拿出自己的房產出來做抵押申請貸款。到了2月底,有銀行開始推出低息貸款扶持政策,鄉伴也和上海的交通銀行提出了貸款申請,目前還在審核中,預計會提供1000萬左右的貸款。

2020年的營收指標不得不打折扣。“從目前情況下的工程量、開店速度、收入和利潤指標來看,我們已經給年度目標打了7折”。同時朱勝萱認為,目前最需要做的是回收一切能回收的現金,減少支出。

為此,集團的管理層和主要核心人員采取減薪和停薪措施。鄉伴文旅已有三分之一的門店準備復工,但面臨著復工帶來的支出及疫情發展帶來的不確定性,朱勝萱也心存擔憂,“開店就要面臨支出,但事實是并沒有客人,那么就會變成了:你不開店,可能會虧;你開店了,可能虧損越大”。最后他跟集團一起策劃執行了一個“白衣天使鄉野療愈”計劃(倡議募集民宿酒店捐出平日房,給疫情結束之后的醫護人員免費療養),籍以從中獲得內心的安慰。 

以下為鄉伴文旅集團董事長朱勝萱接受《中國企業家》專訪時的自述,有刪減。

image.png

即使融資無法到位,也不能死掉 1月21日那天,基于對疫情風險的判斷,加上之前已經有一些訂房中心和門店的意見反饋上來,我們決定讓集團旗下的所有門店宣布停業,同時發出了“免費退改預訂”的通告。 通告發布后,我們陸陸續續收到一些退訂電話。后來所有的退訂電話和客人一下子都涌出來了。就當時而言,我們應該是第一家無條件退訂的,而無條件退訂意味著將帶來巨大的損失。 我們關閉了分布在全國20個城市的20家店,按照春節期間單個門店的收入大概在20萬元到30萬元左右,整個疫情期間差不多損失300萬元到500萬元的訂單額。它占到酒店板塊全年收入的15%左右。 同時我們很快意識到防疫物資會出現短缺,因為全球產能不可能適配脈沖性需求,因此1月21日,我們就成立了“集團災備物資統籌中心”,匯總各地的物資需求,第一時間采購、建立儲備。 由于疫情的不確定性,我讓財務測算了一下發現,以集團當時的現金流情況,最多只能支撐一個多月。加上鄉伴文旅集團的板塊包括設計、工程、運營,整個資金的需求口很大,尤其是工程板塊,到春節前整個集團的現金流處于被完全掏空的狀態。 假設3到6個月內公司的生產經營無法恢復,那么足額的現金儲備至關重要,因此1月21日我們就開始與銀行溝通,用公司高管的房產抵押申請貸款。 其實在春節之前,我們已經和私募股權投資基金摯信資本旗下TBP Country Living Holdings(HK)Limited達成了投資協議,引入2億元股本投資,敲定了B輪融資。但疫情發生后,這筆資金的正式協議尚未正式簽署,目前正在走流程。如果融資無法到位,我們如何讓自己不能死掉,這就是創業者要面對的底線邊界。 復工后的兩難選擇 2月10日,是法定復工的第一天,基于疫情期間的遠程持續溝通,我們取得了階段性工作成果,收到了來自廣東南海西樵鎮鄉村振興項目的首期策劃設計費,這也是疫情之后鄉伴的第一筆營業收入——78萬元已到賬。

2月13日,我們發出了緩發部分薪酬的內部通知(管理層緩發50%~60%,員工緩發30%),進一步優化人員和辦公成本。 開始復工之后,國內有三分之一的旅店準備開門,還有一些工地和項目已經開始在做了。但越是這樣,我們越警惕,當時開玩笑說,“開得越早,虧得越多”。比如民宿現在有兩個門店已經開了,但開了之后就意味著你支出,而事實是沒有客人。所以就會變成,“你不開店,可能會虧;你開店了,可能虧損越大”。在文旅這個行業里,有的小企業可能會死得更快。

由于鄉伴文旅的板塊特別多,有設計、工程、運營,相當于在鄉村文旅這個鏈條里,我們把投資、建設、運管這一條整個條線都打通了,所以資金需求口很大。特別是對于工程口而言,到了春節前,整個資金現金流已經處于完全被掏空的一個狀態。 我們一年的人力成本大概在5000多萬元,危機之中,那就要有2000萬元到3000萬元的現金流儲備。但正常情況下沒有哪個企業會把現金流儲備到保證自己能活半年。整個企業發展應該是一個滾動式的狀態,有收入、有支出、有利潤,而現在相當于沒有收入、利潤,只有支出。但我們的綜合措施要求自己即使沒有新增融資到位,也要確保公司能生存半年以上,這種底線思維是我們給自己的壓力。 目前來看,鄉伴文旅集團的營業模式里除了有民宿運營,還有設計、工程的收入,時間的停擺,效率會減慢,成本會增加,進度會減緩。所以今年的年度計劃會調低——大約打7折。設計和工程一旦復工,成本就會增加,由于人員工資、材料價格的上漲,和2019年的效率相比,2020年肯定會慢下來,只要效率慢下來,成本增加就意味著我們的利潤降低。 但這個板塊活下去應該沒什么問題。因為與普通的民宿或連鎖民宿品牌不同,鄉伴文旅集團業務線很長、結構層次很豐富,是復合型的,并不依賴于單一的收入來源,所受到的沖擊就相對較小。 鄉野療愈,助人自助 春節的那七天,是我這十年以來最忙碌的七天,幾乎每天忙到凌晨一兩點。當你看著自己的企業一下子進入了“停擺”狀態,心里確實難受。整個2月份其實挺焦慮的,但焦慮并不能解決問題。加上做企業這么多年,我也學會了隱忍和克制。這段時間因為被隔離反而更加安靜。 而真正讓我緩解情緒出口的是,1月29日我們開始策劃一個“白衣天使鄉野療愈”計劃,主要是倡議募集民宿酒店捐出平日房,給疫情結束之后的醫護人員免費療養。這個項目的靈感最初源于我們對企業的自救思考——如何利用酒店的平日房冗余資源做多樣化營銷。 在討論過程中我們發現,其實可以把這種非假日的房間捐一些出來,提供給醫護人員度假。而醫護人員是輪班不一定要周末才有空的,而且災后一定有假期。然后我們想到,其實整個行業大家都有業務的共性,為什么不發動整個行業一起來做這件事呢?

2月8日活動上線后,10天就募集了海內外數千家民宿酒店超過4萬個間夜捐贈給醫護人員在災后免費度假。如此體量的一個項目,要如何計劃、如何落地,才能真正做到實處——因為它的環節其實是高度復雜的,并不僅僅是捐贈那一刻的心情表達。 我們大概帶了四十幾個員工,分成四個組,和政府及各方業務合作伙伴去做溝通。中間也會遇到一些沖突,比如一些已經在外地完成隔離的湖北籍游客進入到度假村,會引發當地村子里的人恐慌而遭遇舉報。當時大家都有情緒,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兩邊勸說,尋找政府的支持和幫助,進行協商解決。 期間我們也確立了2條重要原則:非犧牲的公益精神和去中心化。 在我們看來,公益并不是激情之下的自我犧牲和風險,而是“愛人如己”的理性選擇。因此“鄉野療愈”計劃不接受假日房捐贈,不想讓任何人受到道德綁架。一個受損嚴重的行業,用相對冗余資源來幫助他人,這才是經濟學和社會學上的最優解。 做這個“白衣天使鄉野療愈”計劃的這十幾天里,我自己也發現去幫助別人這件事,不僅使得我的焦慮感得到了緩解,也為未來的業務發展開拓了更寬的思路。  

疫情之下,創始人應該做到哪十件事?3月11日15:00“春播行動”,嘉御基金創始人衛哲將分享創始人在危機中該如何做出決斷。

image.png

END 。

制作:武昭含  校對:張格格  審校:任穎文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轉貼到開心網 分享到QQ空間

專欄

何振紅

《中國企業家》雜志社社長

馬吉英

《中國企業家》高級記者,關注汽車、...

周夫榮

《中國企業家》記者

江苏十一选五手机版 下载九游棋牌 河北快三 炒股交流平台 欢乐来斗牛棋牌 安徽麻将规则图解 快乐10分走势 互联网金融与普惠金融的联系 黑龙江p62预测 捕鱼新纪元app下载 微乐麻将app 河北快33不同遗漏查询 浙江11选5历史开奖 五分十一选五-非常钻APP下载 安徽11选5走势图手机版 精准免费一头一尾中特 追光娱乐app下载地址